這段日子來,我一直在思考,登山,對我來說,有什麼不一樣的意義?大前天一趟畢祿之行,總算讓我找到了答案。
 
人們總說,越高的地方,越接近天堂,我並不想上天堂,至少現在不想,而且我也不是那種能上天堂的料,我只適合在庸庸碌碌的紅塵中,當著安分守己的工蟻,恰如其分地做著我的工作。所以這個理由不成立。
 
人們總說,登泰山而小天下,我也沒有這樣的霸氣,天下之大,不是我想"小"就可以"小"的,我敬畏大自然,總將"登山者必須謙卑"視為圭臬,我只覺得,在山裡,我也成了山的一部份。所以這個理由也不成立。
 
大前天,凌晨五時到晚上九時,16個小時的行走,讓我體會到,登山偶而也是很殘酷的,當我在820林道摸黑,看著頭燈上的燈光漸漸微弱,而漫漫長路不知何時將盡,雖然身邊有許多夥伴,但我想大家都不願意去點燃心中的恐懼吧!一件原本美好的事情成了日後可以拿來"說嘴"、"談論"的話題,抽離這些之外,我還得到什麼?
 
所以,答案就這麼浮出來了。
 
今年4月底,奶奶過世,對我來說,已經將我跟爺爺奶奶完全分隔開來。以前爺爺走了,還有奶奶可以讓我回憶小時候跟老人家一起爬山的日子;現在,奶奶也走了,總是要做些事情,讓自己不會把他們忘了吧!所以,我開始爬山,而且覺得,自己爬得越高,就越接近他們;身上流著他們的血液,繼承了他們的心願,我要用我的雙腳,完成他們沒辦法完成的目標。
 
到底我是為了一個不確定存在與否的理由,還是為自己?
 
  5月-玉山主峰
  8月-雪山主東峰
  9月-合歡主東峰
10月-向陽未竟,合歡北西峰
11月-畢祿山,羊頭未竟
 
走著走著,目標越來越模糊,我為什麼要爬這麼高的山?郊山那麼多,光是台北後花園的陽明山,就有好幾條路還沒走過,我是在忙什麼?
 
玉山頂-幾乎所有叫得出名字的都看到了
雪山頂-看到大霸,合歡,奇萊
合歡東峰頂-看到玉山,奇萊,能高
合歡北峰頂-看到南湖中央尖,奇萊,畢祿羊頭,雪山西稜大小劍,屏風山
畢祿山頂-合歡北,雪山山脈,北二段,南湖中央尖
 
在每座山頂,我都忙著尋找自己以前的足跡,總有一種"啊,我多久之前才出現在那上面,現在卻跑到這邊來了!",然後繼續著這個遊戲,就像猜字謎一樣,想拼湊出屬於自己的標準答案。
 
所以,忙了老半天,原來我只是要跑到另一個山頭,看這個山頭。這就是我的答案嗎?
 
也許,現在是的。
 
創作者介紹

Lu YiChang的部落格

Lu Y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[string not found (whatsnew.missing.displayname)]
  • 是啊,或許只是從一個山頭走到另一個山頭,但是對你來說,這給了你忘卻所有痛苦的機會

    所有的苦,在你看到美妙的風景時,就都忘光了....

    也許爬山不只是懷念阿公、阿媽的一個活動,更是一項忘卻紅塵俗事的好方法

    很佩服你,總是能面對沉默和孤單

    我覺得爬山,就是一種自已和自已的對話

    因為過走路的程中,不會說話,只有自已和自已內心的獨白,可以讓自已沉澱下來

    就像過濾水中的雜質一般,濾掉心中的雜質

    所以爬山讓你永遠有一個純淨的心,面對生活的種種難關....

    即便你帶著很多酸痛回到都市,但是心裡卻是充滿而踏實的

    這是我對你爬山之後的觀感,提供個人的淺見

    山,已是你生命中不可缺一的部分

     

     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