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好胎的兒子,應該跑得比以前更快,結果我從圓山開車到公司上班,花了45分鐘。走路都沒這麼慢,這是怎麼回事?
 
日頭赤炎炎,隨人顧賜命。
 
圓山站前的路口,在上下班時間原本就是交通要道,除了往內湖的多線公車在此接駁出捷運的旅客外,因為中山北路只供汽車通行,幾乎所有從士林天母北投一帶要進臺北市的機車,都要在這裡接回中山北路,繼續進城的路。我是因為公司的車道要從中山北路才進得去,重慶北路難以左轉,承德路比中山北路更塞,不得已只好借道圓山站前的庫倫街玉門路酒泉街接中山北路。
 
綠燈亮,等待左前方酒泉街的車流稍微消化到有一點點淨空,我打了方向燈左轉酒泉路。這時,一台車號CA-1716的車突然從對向車道大右轉,切到我的前面來,直接擠入酒泉街的內線車道。奇怪的是,他可以右轉酒泉街的外側車道,因為那個車道是淨空的,為何一定要一下子擠進內側車道呢?而且酒泉街內線車道根本沒在動,我好不容易等了一個淨空位置可以轉過去,卻給他"頭過身沒過"地,硬生生還是給擋在玉門街上等待左轉的位置。
 
就這樣,他的車子橫在路口,整條玉門街上的車子都被他擋住,南往北的車右轉不行(會撞到他的車屁股),直走也不行(會撞到我),北往南的車左轉也不行(會撞到他的車頭),左轉車反悔想直走也不行(後面有一些車跟著他這樣大轉彎,擋住了車道)。
 
就這樣,整個交通大打結,僵持了一個紅燈。警察在旁邊發呆,沒有做任何處理。我因為待轉而停在路中央,滿頭大汗。
 
後來,中山北路跟酒泉街的綠燈終於亮了,車流慢慢消化,我也得以順利轉過去,我學乖了,直接切往酒泉街的外側車道,內側車道的車是要往內湖的,大排長龍,我是要右轉中山北路,一路順暢。然後,我試著跟自己解釋那個人的行為,他在趕時間。沒道理啊!外側車道一路順暢,如果趕時間應該先利用外側車道搶點時間,然後再插隊進內線車道。這理由不成立。他是新手,不會啊!他大右轉切入又凶又狠,一點都不像是新手駕駛,而且那車爛得可以。這理由也不成立。唯一的解釋:自私,秉持了台灣人先搶先贏的傳統,他是要往內湖的,管你後方車流打結,我就是先搶個位置再說。
 
可是,會不會這樣才是在台北開車的常態,我開車太溫吞了,怨不得人?
 
不相信,把兒子的轉速拉到4000rpm,109匹德制馬力讓整台車輕快如風,加上利用調撥車道超車,右轉中山北路後,3分鐘就到公司了。我還是那個台北花蓮2.5小時達成的車手,兒子也還是那台在蘇花北宜上面讓一票雙B和Volovo望塵莫及的小V啊!
 
進到停車場,把車停妥,明明停車格很大,但許多車子就一定要壓在停車格線上,讓旁邊的車主要上下車時除了側身還要練縮骨功。搭電梯上樓,今天搭的是殘障電梯,跟其他的電梯是不同的控制盤,所以電梯每樓都停,每樓都沒人進來,一定是有人怕等,亂按電梯鈕一次叫兩部(普通電梯與殘障電梯都叫,哪部先到就搭哪部),電梯就這樣停了七次,我才刷到卡可以上班。
 
這年頭,自私已經成了全民運動嗎?
創作者介紹

Lu YiChang的部落格

Lu Y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